简体繁体
县委 人大 征服 政协
当前位置:首页>无需存款注册秒送18元>文化定安

溯流而上的遐想

时间:2018-11-05 来源:  

  秋天来了,天空渐渐升高,云彩也薄了许多,给人腾出了想象的空间来。蜗居在南渡江尾的我,思绪被水波荡漾起来,飘向了琼北平原,和平原尽头的高山。平原与高山之间有一个地方,叫定安。定安,这是当下人身心最缺少的状态,是命运里的祈祷,但在那里,早已成了一个习以为常的名词。

  想到定安,就会想到南丽湖,一汪碧水倾泻在平原的低洼处,波澜不惊,清澈见底。水里的鱼游弋于蓝天白云间,和飞雁的身影重叠在一起,没有了天上地下的分辨。在人悠闲的想象中,鱼一定向往天上的生活,那里的自由要开阔得多;而鸟想必也会羡慕水里的世界,深幽之处有无穷的食物。其实,没有翅膀,天空再辽阔也是荒凉;少了鳃,水深意味着淹没,还是各得其所为好,但谁又做到见好就收,不四处探望?南丽湖虽然并不远离人间烟火,却氤氲着清净幽美的仙灵之气。几座形状不一的小岛,草木葱茏,出没于云水微茫之中,令人心向往之,却可望而不可即,没有一叶扁舟可以横渡。这实际上是一种绝好的状况,不管多么美妙的地方,一旦轻易可以登临,接下来就是一种践踏。对于得到的事物,人至今还没有学会珍惜。

  在这个时代,南丽湖观鱼算是人间一件胜美之事。鱼和鸟一样,智技皆不如人,但似乎活得比人快乐许多。这种快乐不仅纯度高,而且换取的成本极低。人的快乐里,夹杂着越来越多皮笑肉不笑的内容,还不如哭来得痛快一些。靠岸的水面,浮游着一种身材细长的小鱼,它们的身子通体透明,骨刺历历可见,几乎成了水的一部分。岸上垂钓的人,偶尔会看到一条大鱼,或是蛟鳗腾跃而起,掀起洁净的浪花,然后,人和景复归于无边的清寂。这种清寂,对于久居尘氛闹市的人,是一种洗涤,于浑噩之中还给他们清醒的灵性。倘若没有了这份灵性的光辉,任何物质的成就,都是对生命的活埋。

  想到南丽湖,自然就会想到湖边忽然耸起的文笔峰,虽然海拔不足两百米,却是琼北制高之地。石磊骑叠,草木扶苏,登临其上,天风呼啸,衣发飘然,琼北风物一览无余,南渡江两岸景色尽收眼底,大有飞龙在天之意。自远处眺望,则平野千里,一峰突兀,如垂天之笔,似是神人欲醮南丽湖水为墨,铺苍天云霞作纸,书写春秋大义、宇宙奥秘。有了丽湖与文峰,就如书房里有了墨池和豪笔,定安人文便不能不兴盛了。

  想到定安的人文,就会想到王弘诲、张岳崧、王映斗等先贤。特别是曾任明代礼部尚书的王弘诲。嘉靖四十五年(1566),人称刚峰的海瑞买好棺材,诀别妻子,向明世宗上疏,批评皇帝迷信巫术,生活奢华,荒废朝政,因此触犯龙颜,被打入死牢。他二十五岁的海南老乡,刚刚以进士身份进入翰林院的王弘诲,不顾受株连的危险,几度探监,为海瑞送物送药,给他以精神道义的支持。

  科举时代,读书人要想参与治国平天下的事业,只有考取功名一条羊肠小路。由于督学和考官们畏惧海峡的惊涛骇浪,琼州的考场一直设在对岸的雷州,使得科举之途变得陡峭而凶险。岛上的莘莘学子,哪怕要考取一个小小的功名,都要带着干粮、盘缠涉过千山万水,渡过波谲云诡、海盗出没的海峡,才可以进入庄严肃穆的考场。有的一去便没了音信,非但功名没有拿到,身家性命都不知丢到何方。因此,士子缺考的情况历代都普遍存在。明嘉靖年间,先后发生了两次严重的海难,满载考生的多条船只中途忽然遭遇风浪,呼天不应,全部丧身鱼腹。每次罹难多达数百人之众。带队的临高知县杨址因此殉职,官印也随之沉入海底。时供职于翰林院的海南人王弘诲,得知此事寝食难安,极其沉痛地上书万历皇帝。在付出巨大的生命代价之后,朝廷终于同意王弘诲“奏考回琼”的奏疏,将考场设到岛上。于是才有了明清之际数十人金榜题名,考取进士的局面。

  在这些进士人群中,定安高林村的张岳崧,是海南科举史上唯一的探花郎,还是清代岭南书法四大家之一,自然为后人所称叹。但人们最不应该被遗忘的,是他的孙媳妇许小韫,她是海南的李清照,女性文学的杰出代表。题为《柏香山馆即事》的两首绝句,就显示出她的绝代风华:

  绿阴庭院午风凉,阶砌名花各吐芳。

  植就两株青翠柏,他年留得凛风霜。

  小池微雨绉清波,荡漾秋风卷碧荷。

  独倚栏杆无一事,闲将蚱蜢饲八哥。

  可惜这位蕙质兰心的“定安娘子”,生性过于纤敏,不能忍受尘世的孤独,和对死去夫君的思念,在尽完一个媳妇的孝道之后绝食而亡,让活着的人都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  海南岛上人文事业的薪火传承,离不开定安的人杰地灵。这或许就是南渡江到了澄迈瑞溪之后,还拐一个大弯到定安去的原因所在。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免费送168试玩金可提现_无需存款注册秒送18元网”门户网站,进入非政府网站
是否继续?

博评网